冰岛守护人

我永远在这二十五公里
不会走

摘自兔区某贴

猫冇卯帽:

仿佛看了一出晚清版的《情书》


一树:



啊啊啊啊啊!
文化人的罗曼蒂克岂是我等凡人能hold住的。
心脏遭到了暴击

好个今夕何夕兮,
越人歌呀QWQ


莺户翁:



我的天啊好浪漫啊!斯人已逝,心意訴與誰聽?

  

  

SAUCE沙司:

  



   


有情人不知

   

   

解尽秋凉:

   



    


所以说现实永远比故事精彩啊……剥离了大团圆的套路更为动人

  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  


将进酒:

  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
【主题:图书馆工作,似乎无意间发现了以前两个不知名文人的JQ】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
lz在某图书馆的古籍部工作。这几天在处理一些书 
都是非常杂乱的晚清稿本和抄本 
字迹混乱,作者的生平经历也基本不可考 

有一个人写了大概五六本吧,一开始字非常丑,诗写得也不太好 
后来慢慢看到了进步,字和诗都有些进步 
(话说虽然这个人生平和真名考不出来,但是稿本还保存得挺齐全的) 

有一个他的朋友,从第一本开始,就很耐心地给他做着修改批注和意见 
有时候也吹几发(看了几眼诗的内容我觉得这位基友纯属是闭眼吹) 

这个人的稿本时间跨度很长,从他十几岁不到二十岁,一直到可能是四十岁的样子 

后来他大概是去世了,他的朋友在最后一册的最后几行表示了一下哀悼,说要想办法把这些稿本刊刻出来(我检索了应该是没有实现这个愿望) 

这最后一页已经和下面的书衣基本粘在一起了,我今天结束手头的工作,合上书的时候,突然觉得手感有点不对 
拿起来在光下看了看发现里面有一张纸条 
从书衣和卷末页的空隙抽出来 
发现是这位朋友的字,就写了一句 
“今夕何夕兮,搴舟中流”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
PS:“今夕何夕兮,搴舟中流”出自《越人歌》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
原诗最后一句是:“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”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


   




评论
热度 ( 1292 )
  1. 咸咸的西海白龙SAUCE沙司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好想哭,唉……
  2. 阿欣825SAUCE沙司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越人歌真是表白利器

© 冰岛守护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